四库影院永久地址www9_松岛枫番号_天堂网www

    1. <form id=XKLWHtRSD><nobr id=XKLWHtRSD></nobr></form>
      <address id=XKLWHtRSD><nobr id=XKLWHtRSD><nobr id=XKLWHtRSD></nobr></nobr></address>

      張老伯和他的陳兄弟

      陳兄弟又要到我們家來了!接到陳親明的電話,張老伯喜出望外,急忙吩咐老伴朱大嬸,趕快殺只雞、煮塊肉、到地裏摘點菜,說中午他要陪陳兄弟好好喝幾杯。

      張老伯所在的張家村位于峻嶺市城區近郊,兩年前,城市擴建,張家村被列入了拆遷範圍,房地産開發公司和張家村的村民由于拆遷賠償問題分歧太大,遲遲沒能達成拆遷協議。一年多以前的一天深夜,房地廠開發公司搞突然襲擊,強行拆遷,村民們奮力阻攔,多人受傷,事件經網絡曝光,拆遷被迫暫停,但受傷村民的醫療費用,房地産開發公司卻拒絕付給,張老伯和村民們四處上訪,相關部門要麽踢皮球,要麽幹脆不理,張老伯和村民們哭天無路,哭地無門。

      去年七月初,張老伯在北京一所985重點大學讀博的兒子張強回老家過暑假,帶來了陳親明,張強介紹說風度翩翩、五十歲左右的陳親明是他們校長,他的博士生導師,到省城開會,接受他的邀請到他家做客,接接地氣。

      陳親明絲毫沒有官架子,和張老伯、朱大嬸一見如故,一口一個張老哥、朱大姐,張老板和朱大嬸稱陳親明陳校長,陳親明說,喊陳校長見外了,叫陳兄弟就行啦,顯得更親熱些。聊天中,張老伯談起拆遷的事,陳親明聽了後非常氣憤,當即打了一個電話給他曾經帶過的的一個博士生吳作唯,請他關注此事,妥善解決。陳親明告訴張老伯,吳作唯是峻嶺市的常務副市長,如果他過問此事,拆遷問題肯定能得到妥善的解決。

      在張老伯家玩了兩天,陳親明返回北京路過峻嶺市區時,又特意拜訪了吳作唯,強調老百姓的事是天大的事,絕不能漠不關心。吳作唯表面上滿口答應,私底下卻認爲陳親明乃區區一介書生,“狗咬耗子,多管閑事”,況且,他還私下收受了開發商的巨額好處費,因此,壓根沒把陳親明的囑托放在心上。

      此後,陳親明多次打電話向張老板詢問拆遷的事,知道仍然沒有進展。陳親明多次打電話給吳作唯,都被吳作唯以種種借口敷衍了事,陳親明十分生氣,卻也無可奈何,打電話向張老伯道歉,說他真沒想到官場竟然會有吳作唯這樣的懶官、庸官,要是他從政的話,絕對會嚴加整治。

      半個月前,讓張老伯做夢也沒想到的是開發商突然主動聯系他們,表示願意在拆遷賠償、受傷村民的醫療費用問題上答應村民們的所有要求。張老伯打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那剛在重慶一家大型國企就業的張強,張強說,還不都是因爲陳校長一直追蹤此事,還不都是吳作唯嚴重違紀、收受巨額賄賂,被省紀委“雙規”了,張強說陳校長調到他們省了,過幾天要來他家做客,要張老伯好好接待他,別忘了在菜裏多放一些辣椒、花椒,陳校長愛著呢。

      三天前,張老伯和村民們就拆遷賠償及傷者的醫療費用問題和開發商達成一致,簽訂了協議。

      上午十點過,一輛面包車開到張老伯家小院前的公路上停下,車門開處,陳親明第一個下了車,張老伯樂呵呵地疾步迎上去,高聲喊著,陳兄弟,陳兄弟,大哥可想你啦。陳親明握著張老伯的手,笑著說,張大哥,我也想你呀。陳親明把張老伯和朱大嬸介紹給和他一起來的幾個人,和張老伯一起進了堂屋。

      陳親明問了張老伯拆遷問題,問了産業轉移,問了精准扶貧,和他一起來的幾個人都埋頭在本子上認真地記錄著。

      陳親明和張老伯商定,把張老伯家作爲他精准扶貧的聯系戶。

      中午,陳親明和與他一起來的幾個人在張老伯家吃了一頓豐盛的麻辣口味農家飯。陳親明到張老伯家的消息不胫而走,村民們大家紛紛趕到了張老伯的小院,有的捉來土雞,有的拿來雞蛋,有的提來剛釣的河魚,要送給他們的大恩人陳親明,被陳親明堅決地婉言拒絕了。

      面包車開走了。村支書把五張一百元的嶄新大鈔拿給張老伯,說是陳書記交的飯錢。哪個陳書記?張老伯疑惑地問。就是你喊的陳兄弟,省委新來的副書記陳親明哪,村支書羨慕地說,你好大的面子啊,一口一個陳兄弟!

      張老伯驚訝得目瞪口呆。(王寬)

      (責編:湯甯  初審:孫繼奎  終審:沈國冰)
      文章標簽:

      爲您推薦

      上一篇

      下一篇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